巴剎设快乐漫画店散发书香董美丽爱书苦撑守业

2020-07-08 5267
巴剎设快乐漫画店散发书香董美丽爱书苦撑守业巴剎设快乐漫画店散发书香董美丽爱书苦撑守业巴剎设快乐漫画店散发书香董美丽爱书苦撑守业巴剎设快乐漫画店散发书香董美丽爱书苦撑守业巴剎设快乐漫画店散发书香董美丽爱书苦撑守业巴剎设快乐漫画店散发书香董美丽爱书苦撑守业巴剎设快乐漫画店散发书香董美丽爱书苦撑守业巴剎设快乐漫画店散发书香董美丽爱书苦撑守业

快乐漫画店位于峇都兰樟巴剎近商店区的入口处,狭窄的两个档口分布在峇都兰樟巴剎走廊的两端,一档书架上摆满曾红极一时的漫画,数步之遥的另一档则摆满武侠和言情小说。对于董美丽来说,店内摆放着的一本本漫画,便是她的快乐来源。

她还是中学生时,便养成阅读漫画的习惯,每天放学回家后几乎漫画不离手。不过,她虽然喜欢阅读漫画,但也不曾想过将漫画列入人生规划当中,更别说在巴剎内创办快乐漫画店了。直至双十年华那年,适逢失业与前路茫茫的双重打击下,董美丽一时冲动才与朋友合资开办漫画店。

“我本来是在工厂里打工的,后来觉得工作压力大就辞职了。”在家待业时,她再次沉浸在漫画世界中,或租或买了许多漫画。

她说,后来细想,与其一直向漫画店租漫画,倒不如自己购买后再反租给别人。“开在巴剎里纯粹是租金便宜,减低本钱,而且地点离我家不远,巴剎又刚刚翻新不久。”一切仿彿已配合天时地利人和,推动着她创办漫画店。

她什幺漫画都看,以前手捧新漫画就是彻夜不眠读完,如今眼睛却抵不住老化,只看几十分钟便觉得双眼疲累。

兼售玩具电话卡维持开支

“我的老顾客也越来越少,可能阅读真的太耗眼力了,有时候我也会萌生有心无力的感觉。”

时间一晃就是二十多年,她也曾想过把漫画店关掉,转而寻找一份正职。但还没等她作出决定时,好友就决定退股离开,只剩她一人守住这间店。

“以前会有很多人来借漫画和小说,每逢週六,更是常常会做到手不停。如今门可罗雀,大多数上门的顾客不是购买杂誌便是电话卡,偶尔才会有老顾客来借书还书。”

此外,她披露,以前流行《七龙珠》、《游戏王》、《幽游白书》、《灌篮高手》和《尼罗河女孩》等等,还有一些港漫如《风云》、《龙虎豹》之类的,现在的读者都在网上看了,怎幺可能还会花钱来借书呢?

“其实,漫画阅读潮从未没落,只是阅读媒介已有所改变而已。”

相熟的巴剎小贩们每次经过档口时,都喜欢开她玩笑,说她错把青春託付给这间漫画店了。每次她都会笑着呛回去,和他们闲聊两三句后再继续顾档。她明白这是专属于巴剎的热情,小贩们的互助互惠,时而调侃,时而闲聊。“他们并无恶意,只是担忧我的生意状况。”

为了维持漫画店的收支平衡,她开始兼售玩具、电话充值卡与水罐。她说,如今继续开档更像是习惯,毕竟出租小说和漫画已不再是店内首要收入来源。

“我现在很少买新漫画了,只是留着一些旧漫画和小说而已。有些绝版漫画,我更是藏起来,除非熟客来问,不然我绝不会轻易拿出来。”

缺乏新书出版  难吸引新客源

快乐漫画店的顾客多是巴剎小贩、家庭主妇、食客与学生。但随着大众改变阅读媒介,董美丽的顾客数量也仿彿停止增长。

“以前有很多小孩子会来档口找漫画,现在很少了,他们都有手机了,就算要看漫画也是用手机看。现在反而是比较多中年人来找书。”

她说,导致漫画店营业日益艰难的另一个原因,便是漫画、小说的出版数量锐减。“以前我每个月都可以引进数十本小说和漫画,有时更高达数百本,顾客常常有新书可以选看。现在却需要等上好几个月才有一两本新书。”

读者、出版社和漫画店是处于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係链。大众阅读率下降导致出版社不敢贸然出版书籍,而漫画店在缺乏新书的情况下,自然也无法再吸引新旧顾客光顾。

“以前我们买漫画都是整套买的,有时一套就有45本了。那时因为顾客多,所以漫画总会有人借去读,很快就可以回本了。现在不行了,一次过买一套的成本太高,也不见得老顾客会租来看,搞不好还会赔了夫人又折兵。”

虽然快乐漫画店的租阅率不如以往,但她透露,如今主妇们正时兴阅读来自台湾的言情小说,这也是她店内的租阅冠军书籍。

“出版社说,现在市场流行马来文漫画,之前也有一些友族同胞故意上门寻找。可是我对马来圈子不熟悉,友族顾客也很少,所以也就没有考虑那方面了。”

现代孩童  上网看漫画

时下流行在咖啡馆内边喝咖啡边阅读,这情景早在二十多年前便已出现在峇都兰樟巴剎。

董美丽说,许多学生放学后会随着家人来巴剎用餐,此时无论是大人或学生都会来漫画店找书,学生们借漫画,大人们借小说,捧着书边阅读边喝咖啡乌。

“很多人叫我把漫画店转型成咖啡馆经营,认为这样才能挽救漫画店的营业额。可是,我在巴剎一点都不缺咖啡啊!现在没人看就是没人看。以前小孩子还会看《小叮噹》、《老夫子》、《蜡笔小新》,现在他们更喜欢看动画或上网,他们也已经不需要再租藉漫画看来打发时间了。”

苦守档口只为保住藏书

年近半百的董美丽,仍未决定退休时间,而是抱着过一天算一天的心情守住快乐漫画店。她笑着说:“我在等发达啊!哈哈哈!”

快乐漫画店从无到有,都由她一手一脚完成,早就像是她的孩子。若想要她放弃经营,就像要她把自己的孩子弃之不顾,她可捨不得这幺做。此外,漫画店里的藏书也是让她苦守档口的原因之一。

“如果我任由漫画店结束营业的话,这些书要怎幺办?有些着名的漫画也许有人想买,但是还有一些却必须送回店里收。如果我将这些书搬回家,也只是单纯放着浪费空间。想来想去,还是觉得继续做是最简单的。”

最怕租了其中几册不还

快乐漫画店的档口虽然狭窄,然而藏书量丰富,尤其是曾红极一时的老漫画居多。

可是营业二十多年来,店内漫画和小说频频遭“雅贼”带走,或是顾客租了套书里的其中几本不还,导致部分经典漫画和小说不再成套。

“很多老漫画和小说过了风潮后,出版社就不会再印刷,我想买回来补齐整套书都没办法。”

董美丽说,为了解决顾客租书不还的情况,她已经鲜少散租一两册书给顾客。“如果顾客坚持要租,我就乾脆租一整套给他们,这样我也比较放心。”

每每租书给顾客时,她都会将对方资料详细写在一本书上,一用就是二十多年,然而最新的租借记录簿却写了好几年都还未写完。

“以前,我租书时会收押金,每本的押金大概是5令吉,本地书一本1令吉,台湾书则是1令吉50仙,因为台湾书成本比较高。如果是现场看比较便宜,一本50仙而已。”

听顾客意见 才购买新书

峇都兰樟巴剎内的读者形形色色,阅读口味各不相同,想要吸引他们租阅必须投其所好。董美丽说,她常常会在聆听顾客的意见后才购买书籍,或是出版社偶尔也会向她推荐新书。

“那时候,每月都会出版多本漫画和小说,由于每月出版太多书,我根本没办法都看完。所以很多时候就要看租阅率和顾客的反映。我比较专注于日本漫画和台湾小说,尤其当时的女性都很喜欢看台湾的言情小说。”

虽然阅读率下降,但偶尔还会有人託她找书。“能找的我一定找,但若是绝版漫画,我就有心无力了。”

她说,以前许多巴剎小贩託她购买金庸、古龙和梁羽生的武侠小说。“当时,阅读风气兴盛,阅读率极高,出版社的印刷量也很高。但现在除了金庸,其他武侠小说家的书都很难找了。”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