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度逆转人生(一)‧12岁混黑道火併无数‧恶人从良照顾老

2020-06-04 2108
180度逆转人生(一)‧12岁混黑道火併无数‧恶人从良照顾老每个人的人生旅途的风景都不一样,在不同的阶段,遇上不同的人;在不同的时空,发生意料之外的事。有人前半生顺遂,后半生凄凉;有人前半生刻苦,后半生富贵。更有人对人生突有所醒悟,作出180度的改变,建立与先前完全不同的人生方向。好比……身材略圆的曾仪生是一名牧师,脸上有一道伤痕,笑起来瞇成一条缝,和蔼之中夹带着一丝憨气。在槟城神召会恩典堂里,他被教友戏称为“恶人”。 他在教会中的主要工作是“照顾老人和小孩”,即处理老人院事务和带领基督少年军,并到学校招募少年军。回首廿多年前,这个“恶人”是黑帮一份子,负责在校内招募“新血”,还抓起“家伙”去火併、打架当饭吃、贩卖毒品及走私物品等。曾仪生是被亲母弃养的孩子。36年前,他的生母吃下偏方,企图将胎儿流掉,可是,他力抗命运而活了下来,生母只好将他交托他人抚养。也许是受药物影响,他出世时,右手和右脚无法灵活使用。由于这肢体上的缺陷,他在童年时期常遭人欺侮。为了赢得别人的肯定,他坚韧倔强地克服了身体的不便,努力求学,以弥补先天缺陷。在小学时期,他不但是名列前茅的优异生,还获选为班长。可是,在他10岁那年,老师一句“做甚幺班长?”捏碎了他的努力和尊严。“四年级那一年,我在做班级记录,没察觉老师已进入课室,结果被老师当众责骂。我觉得很无辜,也很气愤。”从那时候开始,他认定自己再怎幺挣扎,也不会获得别人的肯定和讚赏。就在那一年,他跑去买了人生里的第一包烟,抽了人生第一口烟,踏上“变坏”的第一步。他说,那时只是希望藉抽烟这个举动引起别人注意,获得关心;可是,他所期望的心灵导师并没有出现,反而私会党成员先注意到他,将他诱上歧途。针蘸墨汁外号纹刺手上12岁,他在别人的引荐下加入了私会党。“那时他们说只要交了保护费,就会有老大保护,不怕被人欺负,我就傻傻地交了钱。混久了,就变成我向别人收钱。”刚加入私会党之际,他只是一名受保护的小弟,随着时日的过去,他被赋予招募“新血”的任务――在校园招学生入会。慢慢的,他被老大安排“看场”,甚至涉及贩卖毒品、走私物和黄色书刊等勾当,还收了徒弟。虽然当时他还只是个中学生,可是,在老大的关照下,几乎每天身上都袋着约2000令吉到处走动,可说是意气风发。为了证明自己的勇气和气魄,他甚至拿着母亲的缝衣针,蘸了墨汁,一针一针地将外号刺在自己的手上。可是,混了几年黑道,和人“讲数”火併无数次,他发现自己根本没法扮演狠角色,无法为私利而利用兄弟,即使拿着刀和对手打架,也无法砍下去。他开始质疑自己的“黑道前途”。老大肠泻满地吓到改行“很多时候,打架的原因只是私人恩怨,有时候甚至连原因也不知道。在这种情况之下,所谓的道义并不存在,小弟总是要为老大的私怨抄家伙。如果要在这‘行’混下去,必须以当上老大为目标,可是我心想,我没有当老大的资质,可是,也不能永远当一个小弟。”当时他可说是槟岛盛行的“光大少男”(Komtar Boy)之一,每天和一群人在乔治市光大广场一带无所事事地闲坐,瞪视着同样在附近闲坐的不同党派的黑道份子,一句“看甚幺看”就开始打架,惹得光大警亭的警察一看见他经过,就要“请”他进去“坐”一下。在一次火併中,他的老大被对手用铁钩划破了肚子,内脏肠子泻满地。当时他年仅16岁,只是不知所措地看着老大在面前逐渐没了呼吸。打那之后,他萌生起“转换跑道”的念头。后来在朋友的介绍之下,他开始参加教会,并减少参加私会党活动。上教会为看女孩事实上,曾仪生第一次出席教会活动的目的,是为了看女孩子。把他带到教会的朋友是一起长大的童年伙伴,本身也是私会党徒。这名朋友前后游说了他卅多次,最后以教会中有很多美女看的说辞,成功将他骗到教会。“他是为了赢得赌注才带我上教堂的。他说教会里有很多4岁到40岁的女性,结果我去了,发现其实只有4岁和四十多岁的女性。我被骗了。”可是,教会的平和气氛却深深地吸引了他。自那之后,他又陆续参加了好几次教会活动,一边怀疑牧师和教友是虚情假意,一边又情不自禁地继续到教会“打发时间”。他在教会中也发现一些黑道份子。刚开始上教会时,他总是奇装异服,带着满耳的耳环,还在活动中搞怪作恶,可是,牧师并没有因此而驱逐他们,即使在非礼拜时间,也很乐意让他们上门。他看见牧师时常把瘾君子和流莺带回教会,提供庇佑,开始觉得牧师这份职业“很另类”,所作所为也“很酷”,因而改观决定加入教会,并和私会党脱离关係。“反正老大去世之后,我们那个组织可说群龙无首,大家也没甚幺心思活动了。我就放风声给我的仇敌,约他们见面,宣布我要退出江湖。”他本以为得花大钱摆和头酒,或被人吐槽,结果大家竟然爽快地默许,也没有赶尽杀绝之意,结果他就顺利“从良”了。参加私会党壮胆“其实,参加私会党并不是因为大胆,而是因为胆小,需要有一群人照应,和大家集体行动。参加了教会活动之后,我发现自己变得更大胆坚强,也发现自己需要更多智慧。”曾仪生想起当年“变坏”的契机,只是因为被老师当众辱骂而觉得愤羞,那个时候,如果有人开导和指引他,他的人生将会截然不同。因此,如今他一直从事基督少年军的工作,帮助被学校认为是“坏份子”的学生。他透露,很多时候,年轻人是因为跟着起鬨,打肿脸皮充胖子,才去参加不法活动,以“证明”自己很强。“我不能说让他们变得好学,成绩进步,但是至少能肯定他们的价值,也助他们自我肯定。”教会让他懂得爱回顾他这半辈子的生活经历,他表示自己的经历很宝贵,可是,如果时间可以重来,他宁可选择不一样的人生。“我想要过一个普通的童年,像其他孩子一样。我太早熟了,没机会享受快乐的童年。”他也强调,自己的叛逆和是弃儿毫无关係,他是在17岁那年办理护照时,才发现自己是领养的孩子。“小时候,我曾问母亲为甚幺我的报生纸比别人的大张,母亲说是因为不见了重做的关係。到我17岁要用报生纸去申请护照时,才从上面发现我并不是父母的亲生子。”在他的追问之下,母亲只好老实招来。虽然如此,这并没有影响他和母亲的关係。“我参加私会党的时候,对家人的态度非常差,除了和哥哥打架,还用椅子丢母亲,母亲气得说要和我脱离关係,可是,我一直赖在家里,她也不能做甚幺。”迟疑2小时才向母亲示爱在教会的熏陶下,他开始努力改善和家人的关係,其中一个方法就是:“抱着母亲说爱她”。当他决定告诉母亲“我爱你”那天傍晚,他在家门外徘徊了1个小时又45分钟,直到天黑,才下定决心踏入家门。“当时是第一次向母亲示爱,她吓得不敢动。她的眼神告诉我她怀疑我别有企图,可是她没说甚幺。”踏出第一步之后,他的第二次、第三次“表达爱意行动”就显得容易开口多了。直到很久之后,母亲的态度才开始软化。终于有一天,母亲买了一件新衣给他做生日礼物,他高兴得立刻穿去教会炫耀,也不管款式是否老土。自修恶补知识小学时代,他的学习表现本是每年排名三甲的学生,经历一段荒唐岁月后,他的成绩降到最低点,虽然混完中学5年才离校,却因为无法通过考试而没有毕业。带闹钟进报馆编版自参加教会之后,他意识到自己的学识不足,因此以自修的方式恶补,尤其要加强英文和中文,最后还踏入报馆,当上助理编辑。获报馆录取之后,曾有主管因为他的右手不能操作电脑,而质疑他的工作能力,为了证明自己,他每天都延长工作时间学习如何排版。“在报馆工作的那4年,我从没準时下班,每次都留下来,要求同事把不紧急的版交给我做,让我练习。”报馆的工作非常讲求速度,为了赶上工作进度,他甚至还带着闹钟去办公室,还将闹钟放在电脑旁,时刻提醒自己抓紧每分每秒。“由于我只能用一只手排版,所以速度非常慢。刚开始时,我花了2个小时才排完一个版,不过,4个月后,我只用15分钟就做完了,还成为新人的典範。后来我决定修读神学,才辞职离开。”遭抢劫被砍破相他在混私会党的时候,从来没有被砍伤受伤,可是,当他“从良”后,却在警局附近因遭抢劫而被砍伤。那是他踏入社会之后发生的事情。一天下班之后,他发现钱包掉了,只好走路到警察局报案,孰料在走到警局附近之际,被一个强盗以美术刀片抢劫。“对方应该是个新手,我踢了他的身体之后,就用两只手揪住他。一开始,我并没有发现他已经割伤了我,也不觉得痛。”匪徒的美术刀在他胸前和脸部划了几刀,左边脸颊更是从嘴角开始划开,皮肉也裂开垂下,可是他依然没有鬆开双手。双方就这样僵持着,直到一个路人经过,跑过来帮他压制着这名已经吓得脸青口唇白的菜鸟匪徒,他才鬆手后退。“那个时候,我一心只想着必须抓住那个强盗,所以才会出手抵抗……我想,那个时候我大概是‘修行’不够吧。”前黑帮份子曾仪生人物:曾仪生年龄:36岁出身:前黑帮分子现职:牧师学历:高中未毕业/副刊‧文:曾晓然‧2010.09.20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